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黃梅戲百科  »  黃梅戲名伶張廷翰

黃梅戲名伶張廷翰

編輯日期:12-11   來源:中國戲曲網   作者:汪同元   點擊:加載中

黃梅戲《女駙馬》家喻戶曉,1959年走紅藝壇,蜚聲海內外。被國家文化部選為建國60年全國“百部經典”戲曲精品;“女駙馬”這個人物形象,已成為億萬黃梅戲迷心中真善美的化身。

那么,誰是編演這部戲并塑造“女駙馬”這個藝術形象的第一人?歷史的回答是:一百年前撞鐘河畔張畈村的“潛北紅角”張廷翰。

張廷翰名馮送,字廷翰,號光榮,清光緒二十二年三月(1896年4月)出生于今岳西縣菖蒲鎮張畈村(昔屬潛山縣北鄉)的一個排工之家。

“水路即戲路”,皖河流域自發源地岳西至長江岸邊,戲曲文化十分繁盛。是岳西高腔、安慶彈腔(徽調的前稱)、黃梅戲等劇種的盛行之地,大大小小的戲班難以數計。清宣統二年(1910年)春,張廷翰至懷寧石牌,跟隨夏劍波學戲。夏劍波是集班主、司鼓、老生為一身的名藝人。張廷翰極聰穎,悟性高,有基礎,條件好,師傅的訓教嚴格規范,細致入微,在這樣的環境下,他如魚得水。勤學苦練,發奮用功,未出半年,他已經能擔任“插戲”的主角了。

初次試演師傅讓他扮演《游春》中的趙翠花,這是個小花旦的戲,有做有唱,有喜有悲,難度很高。張廷翰身材姣小,舉止輕盈,嗓音柔美;杏仁般臉龐又白又嫩,笑起來現出一對淡淡的酒窩,甜美可人;尤其那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,一顰一笑,一顧一盼,都有神奇的魅力,夏師傅親自為其掌板司鼓。演出中,張廷翰將趙翠花在游春時少女的天真爛漫,初見書生時少女情竇初開的嬌羞,傷春時少女失戀相思的愁苦情態,演繹得恰到好處,淋漓盡致;在向王干媽傾吐情懷所唱的[菩薩調],唱得起伏跌宕,感人至深。臺下的觀眾被吸引了,班里的藝人們看呆了,這出戲剛演完,觀眾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,夏師傅非常滿意。

初演成功,張廷翰更加虛心學習,漸漸地演上了主角。一年后,黃梅戲幾十本大小戲的花旦、正旦角色他基本學會,并且有了自己的拿手戲。夏師傅給他演出的薪酬,漲到頭牌花旦的“九厘賬”。張廷翰每到一處都會受到觀眾的狂熱追捧,此時,他已然成了班中“紅角”。

民國十二年(1923年)春節后,張畈燈會因故沒有唱戲,同村跑水路販木材的商販們便邀約張廷翰組個班子,到石牌下街木材行送“拜年戲”。那時張廷翰沒有戲班,憑著關系,他很快召集到10多位藝友,組成一個實力不俗的戲班,租了衣箱行頭,乘排順流而下。石牌的木材行早有準備,在石牌下街頭搭了個特大的花臺,等待看戲班的到來。張廷翰對于石牌并不陌生,小時候隨父親多次到這里看戲,10年前,他隨師傅夏劍波的班子在石牌演出過,很是跑紅。這回,他身為班主,藝術上更加成熟,演技更高,對他熟悉的觀眾也都有一份新的期待。

頭兩天演出他的拿手戲《雙絲帶》、《雞血記》,觀眾交口稱贊,好評如潮,街上都轟動了。尤其是他的“插戲”《游春》、《打花魁》等,把觀眾撩得神魂顛倒。“打彩”時,女的把頭上的銀簪、頸上項圈、銀耳環取下來往臺上拋,男的將銅鈔大把大把地往臺上撒,銅鈔都鋪滿臺面,每場要撿上幾角簍。兩場下來,張廷翰在石牌街上可謂是紅得發紫。“同奉祥”、“德奉祥”等商號的女眷們,爭先恐后地接回家去唱“堂會”,每每不等張廷翰卸妝就拖著走,有時這家拖住人不放,那家提起“腳箱”就跑,彼此拉拉扯扯,爭爭拽拽,還不斷鬧起糾紛。

第三天唱《雙合鏡》,臺上打了上街“同奉祥”的彩,上街就急著接箱子到會館里去演唱,下街的老板則還要唱幾天,硬是留住不讓走。正月間新春上歲,接班子唱戲為的是增加喜慶、賺來人氣、招來財氣。所以,這些商家誰也不愿示弱,互不相讓。他們由爭戲箱到搶藝人,由搶藝人發展到相互動手動拳,以致上街下街兩方商號的伙計持棍械斗。石牌街人多,平時都熙熙攘攘,打起來就更亂成一團。這一下驚動了警方出面,動以槍兵,張貼《通令》,宣布張廷翰的戲班是“花鼓淫戲,擾亂民心”,當即勒令停班,并揚言要扣箱抓人!這一下相互爭斗的商人們,才知事情鬧得難以收場,轉而又出奇地講起義氣。不但自動和解,還自發地保箱護人,將張廷翰連箱帶人護送上竹排。排工們不敢停留,起忙背起纖繩,撐起排篙連夜拔回。

石牌的經歷,使這些年輕藝人經受了風險。但是,使他們看到了自身的價值,看到了黃梅戲的人緣。由此他們蘊釀了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,準備開創一片新的藝術天地。

張廷翰的[良友班],人稱“大路班”,從藝人員是雙配制,少則20多人,多則數十人,實力雄厚、行當齊全。[良友班]以旦行最為出色,張廷翰文武全能,色藝俱佳,其弟子左四和也是班中臺柱。張廷翰以岳西、潛山人為主兼聘幾位懷寧人加盟的[良友班]成員,都有職業大班的經歷,有高腔、彈腔的底子,是“戲簍子”,且有一定的文化基礎,可謂人人出色,各懷絕技,或以唱功見長,或以做功出眾,或以武戲著名,分別成為各個時期的代表藝人。長期巡演于岳西、潛山、桐城、懷寧、太湖、英山、羅田、霍山、六安、舒城等地而久負盛名,被譽為“潛岳第一名班”。

好馬要好鞍,好班要好角,好角要好戲。[良友班]是黃梅戲班,主演的當然是“三十六大本、七十二小折”傳統黃梅戲。為了有更廣闊的演出市場,為了更受觀念歡迎。從1926年創班到1946年停班,張廷翰共編演過十多本大戲。這些劇本主要是根據民間唱本、傳本、鼓詞改編,從高腔、彈腔中移植,或是根據真人真事創編。劇本多數是場面大、武戲多,火爆熱烈,非常好看。其中的《雙絲帶》等戲,出場人物僅武旦就有4個、文武小生、文武老生各2個,還有雙方人馬會陣,沒幾十號人是演不出來的,這種陣勢除了徽班,在黃梅戲班是獨一無二的。一個民間黃梅戲職業班社,能創編如此眾多的新戲,在黃梅戲班中屬于奇跡,絕無僅有。

舊時,中國的戲班不設編劇、導演、作曲等主創行當。那么,[良友班]是如何編演出那么多的“三十六本”之外的大戲?

張廷翰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編演方法。他讀過詩書,通曉文墨,能自編臺詞和修飾劇本,也能搭建劇本框架;他慧眼識才,延請了幾位文化較高、能編能演的“好老”;加上他不墨守成規,能充分發揮班中藝人有高腔、彈腔功底之長,聘請有文、武班師。他平時是個有心人,一旦要編演新戲,事先與藝友們尤其與王宏元、汪伯華這些班師,物色好腳本,再選取其中可入戲的情節,編成一個情節完整的“提綱”(故稱“提綱戲”)。分配好角色,張廷翰親自按“提綱”講解劇情之后,演員要參與創作,劇中的對白和唱詞,則由演員自己臨場發揮相機行事,這對演員、司鼓是個嚴峻的考驗,沒有相當的藝術造詣和靈敏的舞臺反映是難以勝任的。這種演出記錄下來的“通詞”,經文人稍微加工,便成為劇本。

在所有改編的劇本中,成就最顯著的是《雙救舉》!峨p救舉》是根據在皖江地區民間久已流傳的七字句唱本《賢良傳》改編的!峨p救舉》的劇情保存了原唱本的基本框架,人物設置也基本相同。其核心故事是小姐馮素珍為救李郎,女扮男裝考中狀元,招為駙馬,被公主塔救,奏請萬歲放出李郎,封為狀元,賜了公主、素珍、春紅三位夫人,大團圓結局!峨p救舉》首演時,張廷翰扮演了《雙救舉》戲中第一代“女駙馬”馮素珍。

建國后,張廷翰的弟子潛山五廟老藝人左四和,于1957年將《雙救舉》等一批手抄本,獻給安慶專區劇目組的專家王兆乾,王兆乾校錄后報給省文化局,供研究、出版。1958年4月,王兆乾利用在岳西出差的空隙,在岳西文化館二樓的一間宿舍里,在煤油燈下,用了7天的夜班時間,將隨身攜帶的《雙救舉》改編為《女駙馬》,由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排演并參加省戲曲會演,從而引起重視;1959年1月,省委書記曾希圣指示將《女駙馬》交由省黃梅戲劇團修改加工演出,同年由上海海燕電影制片廠拍成戲曲藝術片。從此,《女駙馬》越來越紅,成為黃梅戲的顛峰作品?梢哉f,沒有張廷翰便沒有《雙救舉》,沒有《雙救舉》便沒有《女駙馬》!峨p救舉》是在岳西誕生,“女駙馬”自岳西走來。

張廷翰自少年、青年、中年到老年,在一大批大本戲中塑造了花旦、武旦、正旦、老旦,小生、正生、老生乃至小丑等各種形象不同、性格迥異的角色而聲名遠播;在小戲《打花魁》、《西樓會》、《戲牡丹》、《送香茶》、《春香鬧學》、《游春》等戲中塑造的諸多少女形象,風姿神韻至純至妙,魅力四射,更使他家喻戶曉。觀眾贊嘆“張馮送唱的戲,管么角色都好”,“小旦戲有勾魂的魅力”,說他“唱瘋了許多人”。實際上,在他經常巡演的地區有數不清的觀眾為之傾倒、癡迷,留下許多佳話。

民國十五年的早春二月,張廷翰的[良友班]才組建不久,在離家不遠的袁家渡唱“青苗戲”,多日通宵達旦地唱,把當地的一個少婦“看瘋了”。他在家時時關注著戲臺上的動靜,生怕誤了看戲。中飯過后,突然響起了“鬧臺”,少婦聽見鑼響,慌忙抱起搖籃中熟睡的出世才三個月的襁褓小兒拔腿就跑。鄰人見狀大呼:“倒著,倒著!”少婦邊跑邊答:“紐(沒有)到,紐到,就怕到遲著!”聽到小兒啼哭,她才如夢初醒,方知將小兒抱倒著。

有一年的隆冬時節,張廷翰率班在騰云廟唱戲,戲臺搭在田畈上,觀眾來了上千,任憑天寒地凍,沒一個中途退場的。直到過了半夜,“找戲”《打花魁》唱完,觀眾才滿意地散場。住在上街頭的一個小伙子依依不舍地離開臺口,魂不守舍地回到家中,妻子趕快端來洗腳水讓他泡腳。小伙子心還在張廷翰的戲里,嘴里自言自語:“好,真好……”妻子催他泡腳,他將一雙腳連鞋帶襪泡進熱水盆里,嘴里還在不住地說:“好,真好!張馮送的小旦真是好,好欠著筋!”妻子在旁哭笑不得,數落道:“你呀,你呀,你的魂都讓唱小旦的勾走著,勾走著!”小伙子一本正經地爭辯道:“沒走,沒走,明晚上還有,還有,還是張馮送的小旦!”

張廷翰身兼班主和主角幾十年,藝兼文武,唱做均佳,一直享有“潛北紅角”美譽。他不僅技藝高超,其藝德人品,在潛岳地區有口皆碑。

作為一個班主,張廷翰對待藝友親如家人,班中的前輩不能謀生的,他予以照看,甚至留在家中供養。所以他邀班,藝人都樂于參加,有的20余年執鞭跟隨,不愿分手。

由于張廷翰身兼兩職,長期過度勞累,積勞成疾,于1949年6月病故,年僅53歲。鄉鄰與藝友無不扼腕痛惜。張廷翰,這位黃梅戲的一代名伶,卻在新中國成立前夕逝去,與黃梅戲的春天擦肩而過,不免給后人留下無盡的遺憾。然而,值得張廷翰在天之靈感到欣慰的是,張廷翰培育的藝術之花已經結果,編演的黃梅戲劇目,建國后由其弟子或外地的藝友獻出。1958年1月,省文化局編入《安徽省黃梅戲劇目匯編》出版的有《雙插柳》、《賣水記》、《雙救舉》、《劉子英打虎》(上、下兩本)、《青天記》、《雙絲帶》等,有七本之多,達25萬字,足足占全書十卷中整整的一卷!

張廷翰的藝術貢獻和他的[良友班]藝事業績,于1985年由岳西文化局派員搜集、考證并撰寫成志文被選編入“國家藝術科學重點項目”《中國戲曲志·安徽卷》,由國家級出版社出版發行;他平生嘔心瀝血創編的《雙救舉》,被改編成《女駙馬》后,已成為黃梅戲的標志性劇目,是黃梅戲的一張靚麗的名片,已融入中國民族戲曲文化的長河之中,將生生不息,代代相傳。

(本文已錄入岳西縣政協《岳西名人》一書,有刪節。)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吳瓊“小嚴鳳英” 下一篇:郭霄珍

新浪财经股票直播